如果,連素昧平生的我,聽到都這麼痛,實在無法想像其他… 烈烈豔陽,卻覺得冷,此刻,只想點一盞燈,不為什麼,只想留住些光,即便是微光都好….

如果,連素昧平生的我,聽到都這麼痛,實在無法想像其他…

烈烈豔陽,卻覺得冷,此刻,只想點一盞燈,不為什麼,只想留住些光,即便是微光都好….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