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掌聲與噓聲》

《掌聲與噓聲》

站在角落裡,我看到從台北回佳冬掃墓的年輕朋友,頂著太陽,在蜿蜒人龍裡,耐著,候著,只為拍一張從屏東土地上長出的四色稻,圖案是熊大,兔兔或詹姆士都不重要,焦點要拍到《屏東》二個字。終於,屏東的遊子可以目睹屏東的改變,可以秀給台北的同事,驕傲的說,「這是屏東,這是我的故鄉」。

站在角落裡,我聽到約莫三十幾歲金髮碧眼的外國朋友們, 滿是笑臉,拿著手機洽,洽,洽,不停的自拍或拍人, 聽不清也聽不懂他們說些什麼,唯一一樣個單字我絕沒聽錯,good,那股興奮沾染著我,我也忍不住的偷笑。

站在角落裡,我更看到超乎預期人潮,產生動線的混亂,聽到二段式排隊的抱怨,躁熱情緒衍生的不滿,還有,想要體驗更多在地元素的聲音,這些聲音我都聽到了,團隊立即的修正,調整,改進……

這是一場體力與鬥志的自我征戰,縣府團隊就像是這次的彩稻,試圖在新的土地深耕,枯萎的部分是成長的沃土,終究能長出令人驚艷的圖案。

掌聲,是養分,噓聲,是激素,掌聲與噓聲我都聽到了,讓我們用行動來回應大家……。

1 thought on “《掌聲與噓聲》

  1. Big help, big help. And suapiletrve news of course.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